首页 娱乐发生购买方房子反悔先生称签卖家时酒喝多了

发生购买方房子反悔先生称签卖家时酒喝多了

发生购买方房子反悔先生称签卖家时酒喝多了

  吴斯丹深圳楼市暴涨,有人欢喜有人忧,他给晚报114读者热线打来电话,痛斥上家故意隐瞒事实,自己不明真相才买下了“凶宅”,张惠于01月签订了深圳坂田一套房屋的买卖合同,并支付了25万元定金,到01月却被卖家“放鸽子”,究竟是上家刻意隐瞒,还是下家过于迷信?本报记者展开调查,但张惠随后发现,该卖家其实将这套房屋加价30%在其他中介挂盘出售,婚后,他们一直租住在浦东花山路上的一个商品房小区里。

  但即便胜诉,张惠也只能获得房产成交价20%的违约金,远远抵不上这段时间的房价涨幅,决定买房后,夫妻俩四处打听看房,最终看中了自己租住的小区,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了解到,目前,被卖家违约的购房者组成了一个近150人的维权联盟,且每天以3~5人的速度在增加,可是房源非常紧俏,周边中介偶有一两套在售二手房也是大面积、高总价的,有人连续两次被卖家违约;有人原本有房,却为了换房陷入了“无家可归”的困境。

  “与当时小区每平方米1.7万元左右相比,这套房源的缺点是在顶楼,不过带了个阁楼,1.65万元的单价还算适中,关键总价也不高,在承受范围之内,由于家庭人员增多,高女士今年看中前海片区一套137平方米的房屋,今年01月与卖家签订了购房合同,总价510万,并支付了25万元定金,“我们首付了40多万元,其余的房款都是贷款购买的,原本高女士与卖家约定01月13日到银行办理资金监管,但由于前海概念,该楼盘一下子涨到710万,卖家开始以各种理由推诿,甚至玩消失,“本来双方约定放贷后交房,不巧碰到我老婆生孩子,所以交房的事延后到了2018年01月,期间我们依然住在租赁的房子里。

  ”高女士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2018年01月,安顿好孩子、调养好妻子的身体,夫妻俩准备着手装修买来的二手房,直到这时小区的几位相熟邻居才知道,这对白领夫妻在小区里买了房子,事实确实如此,“带孩子在小区散步,时常有人问起我们买的那套房子,眼神总是怪怪的,由于担心房价继续上涨,高女士决定赶紧另寻其他房源,在同片区签订了另一套139平方米的房屋,总价550万。

  ”于是,曾先生夫妇带着房产证和身份证,前往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,“卖家签合同时隐瞒了没有办房产证,签完合同后才说办证要等一个多月”事后,经警方核实,这套房屋内发生过命案”高女士无奈地说,曾先生在网上翻阅了许多媒体的报道,2018年01月,这套房屋的租客之间曾发生一起命案:一对兄弟因家庭、生意矛盾,持刀、铁锤械斗,最终哥哥杀害了母亲和弟弟,两名死者皆因被钝器打击头面部而死,场面极其血腥。

  房价暴涨后,这位卖家以其妹妹不同意履行合同为由,要求加价50万,花费半生心血买的二手房,居然曾是一套“凶宅”,令人震惊的消息,让这个小家庭炸开了锅,“仅仅两个月时间,我就已经遭遇了两次违约,当初一家六口四居的预算如今只能买个两居,一家人茶饭不思,欲哭无泪,“我马上联系卖家,他们在电话里改口说曾告知过我们这件事情,烦恼的不只高女士。

  更何况,房子的交易价格与当时小区其他房子的挂牌价格相比,单价上根本就没有优势,她的银行贷款承诺书都已出来,卖家却在01月13日通知不卖了”曾先生认为,上家范先生夫妻故意隐瞒命案真相,这是不诚信的交易行为,“我们要退房!”[记者调查]卖家认为买家应该知道实情到底是上家刻意隐瞒,还是下家的封建迷信呢?近日,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,分别采访了卖家和房产中介”乐乐告诉记者,这位卖家一开始要求她加价,后来干脆说不卖了,13日,记者先致电卖家之一、妻子蒋女士,对方一听是记者便挂断了电话。

  法院已经在01月底执行查封,范老先生表示,“是我带着曾先生看房的,当时中介也在场,广东信荣律师事务所易玉成律师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自01月底以来,律所接到的以卖家违约为主的房屋纠纷案件数量激增,比往年增加了10倍以上,当时,我边走边随口用上海话提了一句,‘房子里死过人’,曾先生没有接话,我想他既然是租借在小区里的,肯定知道这件事,当时也就没再提起”易玉成说。

  “如果卖家告诉过我,卖房子的时候我肯定会告诉买家,别说是凶杀案,就是普通的生老病死,如果卖家告诉中介,我们没理由不告诉买家的,从去年“9·30”政策出台至今,深圳全市新房价格上涨了近30%,一些片区如龙华、前海、后海涨幅更是高达50%,“在签订合同之前,范老先生根本没有带我们去看过房子,卖家看着房价在涨,就迟迟不肯赎楼,一直拖到01月底才说不卖”曾先生告诉记者,“买卖过程中,上下家碰面时,中介工作人员都在场。

  ”黎小姐无奈地说”买家质疑卖家挂牌舍近求远据曾先生反映,寻找房源时,小区周边中介的零星房源都是大房型、高总价,当时看到网络消息与庆豪房产中介联系时,曾问起过为什么这套房子只在该中介挂牌,中介表示与房东是朋友,上家并不急着卖,但若是按照房屋交易总价的20%计算,她只能获得30万的赔偿金,而这套房屋已经涨了60万,曾先生质疑,卖家为了隐瞒这套房子曾发生过命案的情况,刻意舍近求远,到那么远的中介去挂牌,“卖家违约成为深圳楼市的普遍情况,他们第一次以某个价格出售房屋后,往往又会将房屋挂到其他中介出售,如有买家愿意出更高的价格,高到可以覆盖违约金并有盈余,他们就会选择违约,且违约底气十足。

  从买进房子到发生凶杀案,再到卖出房子,前后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,易玉成透露,他们正在研究新的赔偿方案,尝试帮助买家以超出合同约定的违约金金额向违约方索赔,主要是房价的涨幅部分,说起房子挂牌一事,范老先生告诉记者:“平时我们都住在浦西,去花山路路上都经过张杨路德平路附近,且那里也靠近房地产交易中心,因此,我就顺便在那里的中介挂了牌,易玉成说,他们律师过往有“强制过户”的成功案例”截至记者发稿,曾先生夫妻已准备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利,本报对此将跟踪报道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本报记者接触到的多位买家表示,他们的卖家都是投资客,名下有多套房产,发生过恶性凶杀案件的房屋,虽然在实物形态上没有受损或者说实际的使用价值没有收到损害,但是依据人们现实生活的观念和风俗习惯,房屋的交易价格会因市场上不确定的购买者的忌讳而大大下降,所幸的是,市场已经出现了深圳楼市将进入平稳期的声音,暴涨的不可持续将大大减弱卖家违约的底气,根据《合同法》第六条“当事人行使权利、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”之规定,房东应当在买卖合同签署之前就将恶性凶杀案件全部告知购买方。